武汉风雅大叔老白,和他的千只“青花盏”【121集】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-11-03 14:07:12


离武汉最近的世界级“艺术之都”,恐怕就是景德镇。


对大多数武汉人来说,它远不及它身边的婺源好玩,无油菜花无菊花茶无荷包鲤鱼,市区里连老一点的房子都不容易看到。

(游客眼里,景德镇给人印象最深的是电线杆,网络图片)


而在内行人眼里,景德镇是一枚值得细细品尝的大桃子,分三层。


最外层的那片好看却只该丢的密毛,是小镇市场商业街,大路货充斥,让慕名路过的旅人,忍不住耸肩,千年瓷都,不过如此。


包裹的那层甜美多汁却易变质的果肉,是慕名而来大批的年轻研习者,突破传统的新鲜作品,在周末市集上屡屡露脸,易赢得赞美,却难有大结果。

(这个市集以前叫陶瓷早市,网络图片)



最内里,是一枚坚硬不易变的果核,藏得深,老沟壑,看不懂,多数人只是舔舔它的厚壳,什么也得不到,然后耸耸肩走开。


其实它怀里护着的,才是这枚桃子的命。


(景德镇老作坊,网络图片)


武汉有位大叔,花了10年的时间,把这枚桃核,敲开给你看。


【老白】

看过我第89集的老同学,应该对那位“东湖畔,老白叔”印象颇深。(回复“89”可看)


他不肯登照片,在我心里,他基本是这个形象。


我赠给他一顶帽子“武汉最风雅大叔”是理由充足的:


1、谁能在东湖附近生造这么一个亭台楼阁、小桥流水的苏州范儿小馆?


2、谁愿意自掏腰包,,一听就是两年,至今痴心未改?

(还记得这个场景吗?)


今天,又给他添一条风雅理由。


3、谁能每月不辞辛苦独自开着PRADO,奔景德镇“逛窑子”,多年藏得上千只矜贵的瓷杯?


有人说,这个世界上有一款大叔,穿着PRADA,开着PRADO。


意思是,他们对衣着用品的讲究程度到令人发指,却酷爱狂野奔袭的四驱人生,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。


老白就是这一款。


去过西藏十多次的他,曾不止一次耐心地给我洗脑:最适合进藏的车就是PRADO。


然后他还能逐一拿出驾驶各款越野的经验,和这车进行细致比较烘托……


我拿过他最珍爱的一只“粹华堂”出品的瓷杯,随口问“它能不能算是‘杯子界’的PRADA?”他立刻接过去,嘟囔说,它可不止是PRADA,它应该是XXXX。


那个更厉害、更诡异的小众品牌,我没听过。


【瓷博物馆】

这是一家貌似听曲儿的茶馆,和老白聊得深了,发现这是一处“景德镇大师+小窑口出品”的私人藏瓷博物馆。


这家小馆的位置很玄妙,占据了东湖“艺术十字路口”的一角。


那四个角的另外两角,一是省博物馆,一是省艺术馆,两座庞大的建筑。


加上它,三缺一。


十几年前,老白玩红木家具入了迷。有一日,他琢磨着,满屋满仓的中式桌椅,浓郁厚重,却气氛颇有些沉闷。


忽然他脑中一跳,瓷器!色彩鲜亮光耀的各色瓷器,可以跳色,令室内卓然一变。


想明白了,为啥“红木+瓷器+青砖墙”是千百年来的最经典中国家居好伙伴。


于是他直奔景德镇而去,由几位玩家老友带着,一个窑口一个窑口地探寻,一位大师一位大师地拜访,开始“深挖洞,广积粮”……


老白玩瓷,要么“大器”,要么“小器”。


“大器”指的是高大难抱的大瓷瓶,还有馆里二楼各墙挂的动辄一米多宽的瓷板画。它们很难烧,烧裂失败的风险高。


“小器”指的是他一楼,陈列的无数瓷茶杯,爱茶人的掌中之物。


他有多爱它们?给它们单只杯子“坐”的,都是用金丝楠木或紫檀做的圈椅或卧榻,不过都是迷你版的。

(这款杯子,简直是《秘密花园》的迷你版)


建个小馆,把自己的爱好都展出来,一边“嘚瑟”还能一边卖给同好者。


【小窑口】


用“千杯万盏”来形容老白的杯子不恰当,因为数量不算巨大。


可厉害在于:你在这里能看到的景德镇作品,恐怕你搜寻整个景德镇,都买不到。


因为这些杯子,都是传说中“小窑口”的出品。


老白偏爱逛小窑口。


景德镇若只按大小来算,小窑口恐怕有数千个。老白喜欢的小窑口,是指“世家传承”型的,总数不过百,个中出品算“收藏级”的,不过20来个。


它们的主人,多是景德镇本土三代以上匠人的家族传承人,坚持自家老手艺,拒绝工业化量产。


手工拉胚的精湛技术,老白拿一只珍藏的纯白瓷杯给我细看,“好的瓷,不要用看的,闭上眼用手摸摸看”,果然不同。

(老白一手抓一把杯子,给我比较看看)


以青花瓷杯为例,小窑口每家几乎都有青花料的独门配方,风格明显。老白看得多了,拿到一个杯子,他能认出,“这是XX家窑出的”。


或深沉,或雅丽,或肥润,或隽旧。“润度很重要,烧得差的,色泽发干。”


同是青花,千色百种。“一个窑的色款,别家根本烧不出来。”


我是外行,辨色尚无此眼力。


我只能把杯子当微雕看,哪个杯子的花朵画得细致葱茏、人物眉眼开得生动,哪个的山水层次丰盈……逐个逐个慢慢看下来,已是赞不绝口。



对于新诞生受欢迎的杯型和纹饰花型,景德镇大市场的模仿抄袭速度惊人,所以“产量小、出品慢”的小窑口们,一般拒绝在景德镇大市上露脸,成品直接送往京沪等藏家手中。


而如何抢订到这些小杯子,是老白等藏家们最费心力的事儿。


他曾偶遇一款小杯子,爱不释手,千方百计找到了能和窑主人搭上线的朋友,要到了电话。


他兴冲冲连续三次去景德镇拜访,每次电话那头都冷冰冰地说“在外地。”直接登门也是一把大锁。小窑口们,如同深山隐士般避世难寻。


后来再后来,终于和窑口主人见了面,如今多年用心交往下来,已是好友。


最难得的是,这些小窑口现在的执掌者,多是80后的一辈传承人。


比如一个叫“艺林堂”的窑口,堂主出身粉彩世家,曾为故宫博物院订制过器物,一枚30多岁的帅哥,却能沉心静气,钻研手艺。(他马上要来武汉噢,看文尾)


这些小窑口的杯子有多贵?从数百到数千元不等,它们不擅长像大牌名瓷一样去营销自己,所以差不多水准的杯子,出品价格只有人家的一半左右。


【“杯子控”究竟有什么乐趣】

我也是一枚“杯子控”,世界各地稀奇古怪的,比如日本的岩石杯,欧洲的十诫杯,印度的鎏金杯……包括无印良品的“圆滚滚”酒杯。


高低贵贱,只要有趣。


(瓷杯里,我最喜欢这只“小仙鹤”;后面那一对,是在槟城的古董店淘回来的龙凤杯)


收藏杯子这件事,究竟有啥乐趣,实在不好与外人说。


查知乎,有个叫欧阳圆圆的人说有个叫Nicole Lazarro的人说,“乐趣”分为四种:简单乐趣、困难乐趣、社交乐趣、严肃乐趣。


简单乐趣——放松身心、消磨时光、和朋友一起游荡。


困难乐趣——解决困难、完成任务,带来的成就感。


社交乐趣——朋友圈就是啦。


严肃乐趣——往往都有一个现实明确的目标,或许在旁人眼里毫无意义,就像在网游里收集装备一样,但对你个人存在着严肃的意义。


老白和我这种“杯子控”的乐趣,大抵属于最后一款。


这几天,武汉进入寒冷的冬日,又呈现另一番趣味:室内暖意融融,把大书桌铺整开,插花、写字、读书、喝茶、赏器、弹琴……一日忙到晚。


赏杯子,画杯子,用它们喝茶,又属于简单乐趣了。


还是林糊糊老师的话简单通透,让喜欢的一切在身边,就是兔子掉到胡萝卜堆里的心情。

(她的生活)



【赏杯小会】


为了让更多的人迷恋上小杯子,深度理解中国手工器物之美,老白决定,在本月底在馆内组织一场赏杯小会。


主题:“和大师一起赏杯”+“讲述景德镇的粉彩传奇”


邀请:景德镇陶瓷世家大师张中闻,艺林堂堂主余寅


时间:2016年11月21日晚19:30——21:30


人数:仅限10名,报满即止


收费:80元/人(含茶水、茶点、水果等)


地点:楚韵茶馆二楼


地址:武汉市武昌黄鹂路65号(近湖北日报侧门,省博物馆斜对面)


停车:门前可停车


报名电话:027-88315556



祝你在现场能蹭到老白最爱的“千年核桃蘸野蜜”吃吃!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出品人:高小蛮

微信公众号:“周末策划师”(订阅我,请点击右上角的按钮)

每周四上新,帮武汉人想如何新鲜有趣地过周末和假期。

联系我:510214846@qq.com(收邮件,不加人)


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