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三和原配现场打架,男人竟然这样做.....惊呆了!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-06-11 10:37:40

(图源网络,如有侵权联系删除!)



深夜。

“啊!”尖锐的叫声从别墅二楼的卧室内传出。

伴随着‘啪’“啪”一声接着一声的鞭笞声。

“我不敢了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我再也不见他了……”一个女人匍匐的趴在地上,拼命的摇着头,水眸中尽是恐慌。

她的两手都被人拽着扯着,身后的佣人拿着长鞭,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她身上。

专挑最最柔软的地方下手。

疼……真的好疼……浑身都好疼……

“现在知道错了?”一双皮鞋适时的停在了她的身侧,男人蹲下身,像欣赏玩物似的眼光,强迫着她抬起头。

似冷笑一般,洒落两个字,“晚了!”

叶以澜浑身一个激灵。

她知道,沈沉发飙了。

就因为,她偷偷的见了沈慕之——沈沉的亲弟弟,她的初恋。

可是这一次,真的不是她故意的。

“沈沉……你不要这样,我求求你……”

见沈沉抬手示意佣人停下,叶以澜就更紧张了。

空气越发炽热,屏息间,她似乎听到咔哒一声。

皮带扣被解开。

佣人悄无声息地退下,叶以澜心慌得揪紧了身下的地毯,哑着嗓子求饶,“沈沉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撕裂一样的痛感传来,她差点两眼一翻的晕死过去。

这也是为什么她那么惧怕沈沉的原因。

每次她犯错,他都能用各种邪恶的手段,来惩罚她。

只有她想不到的,没有他做不到的。

每一次的惩戒,都足以让她生不如死。

沈沉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,动作粗暴凌厉,像是要把他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出来一般。

偶尔兴致盎然,抓着她的头发逼迫她微微仰起头来,看她满脸泪痕,鼻尖通红,眼神却又迷离不安,莫名觉得通体舒畅。

他喜欢这样掌控她,把玩她的感觉。

“疼么?可我看来,你似乎也很享受。”

男人还在继续,叶以澜却连反抗的力气都没了。

她几次尝试挣扎逃开,换来的却是他更大力度的蹂躏。

她知道,这是他故意的在折磨她。

“放过我……求求你……沈……沉……”

她已经疼到了麻木,不知什么时候,彻底失去了知觉。



男人冷冷的瞥了一眼地上昏睡过去的女人,简单收拾了一下,开门吩咐佣人,“叫许然来,给她看看。”

“是,先生。”佣人毕恭毕敬的应声。

……

叶以澜醒来的时候,上身已经换了干净的白色衬衣,不算长,刚遮到大腿根部。

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正收着医药箱,语气不紧不慢的道,

“下.身撕裂,已经给你上过药了,这几天注意一下,不要有过于激烈的床事……”

他似乎对这情况已经习以为常。

毕竟叶以澜被沈沉搞的下身撕裂,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不过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而他不过只是一个私人医生,有什么资格多管闲事?

许然心里有些憋闷,拎起医药箱准备离去,却被身后伸出的纤细的手指一把扯住了衣袖。

女人声音有些颤抖,“许然,慕之他,还好吗??”

沈沉发现她和沈慕之私会,几乎是大发雷霆,她被带回别墅施以鞭刑,沈慕之那里也一定不会好过。

他本来就双腿瘫痪了,她简直不敢想象沈沉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对待他。

而叶以澜的问题,听在许然的耳中却是十分可笑的。

他回头,一脸认真的盯着她,问了三个字,“你说呢?”

叶以澜抓着他衣袖的手一点一点失去了力道,最后,彻底的垂了下来。

是啊,以沈沉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,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沈慕之呢?

上次是打断了他的腿,这次,又会怎么样?

慕之……

想起那个温文尔雅的男子,叶以澜的心里就一阵一阵的抽痛。

许然沉默了下,“你想要日子过得好一些,还是断了念想,别再见他了。”

叶以澜的一双眸子里染着水雾,喃喃道,

“我知道,我知道我不能见他,我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去见他,可我有话想跟他说。”

许然提了提肩膀上的药箱背带,不打算再多留。

女人的眼泪对于男人而言是毒药,看的久了谁也会心软。

“许医生,你帮帮我……帮我给他带话好不好?”

他脚下迟疑了几秒,终究是心一横,“不行。”

“扑通”一声,叶以澜从床上跌下来,竟是跪在了他面前,“许医生,算我求你……”



许然脸色一青,一手扶住了她的胳膊

“叶以澜,你干什么?起来。”

叶以澜却跪着不肯动,像是下了狠心一般,死死地攥着许然的袖子,

“你答应我,答应我就起来,你跟慕之不是朋友吗?我不是想害他,真的,你就帮我带句话,好不好?”

不知道是被那句话打动了,许然的眉头终究是松动了几分,点了点头。

“你说吧,就这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”

卧室门缝中,一道纤细的身影晃过,拖鞋踩在地毯上,并未发出过多的声响,

季明蕊原本是要去书房找沈沉,却被卧室里一字一顿的哽咽声给吸引,停下了脚步,在听清里面说话的声音后,她面色一沉,在手机上划了两下,收音的位置凑近了门板。

“你先起来,伤口刚处理好,再崩裂了对以后复原没好处。”

许然扶着她的肩膀,将她安置回床上坐着。

坐下的时候,她眉头明显一皱,露出几分痛苦的神情。

“过两天就好了,忍着点。”

“没事,我没事,许医生,谢谢你。”

叶以澜这个谢谢,谢的自然不是帮她上药,

许然皱了皱眉,沉默了几秒,

“你说吧。”

叶以澜深吸了一口气,似乎是在酝酿措辞,开口的时候声音里染着痛意,

“你帮我跟他说,忘了我吧,以后也不要再想办法跟我见面了,我仔细想过了,我跟他以后,再也没可能了,我也……不爱他了。”

许然的眉头皱的更深,似乎是没想到叶以澜要说的就是这些,忍不住追问道,

“你是真的想开了,还是只是想让他死心?”

“想开么?我不知道怎么去想开,”叶以澜的眼中满是自嘲,嗓音艰涩,

“我是认命。”

从那晚喝醉酒的沈沉强暴了她,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开始,她就认命了。

许然沉默了几秒,重新背好了药箱,

“话我会原封不动的带到。”

走之前,他比往常的动作慢了些,犹豫了一会儿,干净修长的手指在叶以澜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,

“好好休息,没什么过不去的。”

门缝中的那道身影迅速闪到走廊偏僻的拐角里,等到许然走了以后,镶了水钻的粉色指甲滑过手机屏幕,按下了确认保存键。

沈沉站在书桌后,双手撑在书桌上,望着铺陈在桌上硕大的图纸——温泉度假村开发规划方案,却怎么也看不进去。



刚惩戒过那个不安分的女人,明明应该有发泄过后的餍足,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感觉到,甚至于比之前知道她偷会沈慕之的时候更加烦躁。

一阵敲门声传来,他不耐烦道,

“进来,”

“少爷,这些东西……怎么处理?”

佣人端着托盘远远地站在门口,神情恭敬拘谨,眼眸低垂,不敢直视沈沉。

托盘上是皮鞭和硕大的橡胶阳具,上面还沾着血迹,此刻已经干涸,凝结成了难看的褐色。

沈沉脸色沉了下来,

“第一次处理吗?这种事也来问我?”

佣人吓得浑身一抖,磕磕绊绊道,

“先前的都是洗净消毒备用,这个,这个皮鞭上的倒刺,磨损,磨损的厉害,橡胶也……也有些裂了…….怕您下次用起来,用起来不顺手,所以,所以我给少爷寻了一套新的东西,用起来可能会更加过瘾,少爷您您不如正好换了…….”

“是吗?那我还真是错怪你了,”

沈沉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,却在佣人小心翼翼抬头试图打量他脸色的时候,猛地沉了下来,

“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对这些事指手画脚了?你算什么东西?给我滚出去!”

佣人脸色煞白,腿一软,转身的时候差点撞在墙上。

沈沉气不打一处来,

叶以澜这个女人再不知死活那也是他一人的玩物,跟别人有什么关系。

这帮人,一天不教训,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!

“笃笃笃”又是一阵敲门声,

“我说了让你滚,再做些没用的事情就彻底收拾东西给我滚蛋。”

沈沉不耐烦的吼了一声,而门柄却依旧转了转,进来的也不是佣人,一张带着妆容精致的脸探了进来,眼神娇媚,半开玩笑的语气开口道,

“沈总,怎么发这么大火?跟谁置气呢?”

“怎么是你,”沈沉只扫了一眼,“你来干什么。”

季明蕊背着手,步伐轻快的走到书案前,

“听说设计部把新的设计图交上来了,我来问问你满不满意,不满意的话,我重新给你推荐几个设计师。”

“这次的图还可以,之前推荐的几个人不错,谢谢了。”

沈沉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,

工作上的事情,他从不含糊,季明蕊是他青梅竹马的发小,虽说跟大部分富家千金一样没什么能力,但是在建筑设计规划这方面认识的人的确不少,这次也是给他帮了不小的忙。



“好歹是四个亿的项目呢,严谨一点也正常,你不用怕麻烦我的,沈沉哥。”

“嗯,需要的时候,我会找你。”

见季明蕊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沈沉抬起头,看着她问道,

“你还有事?”

“有件事,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”

季明蕊露出为难的神色,一双手反复的摸着手机,

“你知道我也不是八卦的人,但是有时候就正好碰上了,我也是顺手,你别误会我碍…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沈沉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他最烦吊人胃口的事情,眼下正烦心,没闲功夫陪着季明蕊玩什么你猜我猜的游戏。

见他不耐烦,季明蕊露出几分悻然,赶忙划开手机递到他面前,

“是这个,我刚来的时候听到的,那个……门没关,我不是故意偷听的。”

粉色的指甲从眼前一晃,钻光闪了闪,便按下了播放键。

手机里响起一道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。

“你帮我跟他说,忘了我吧……”

在听到叶以澜声音的瞬间,沈沉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,而在听到最后那四个字的时候,他的目光已经阴沉到了极点。

“我是认命”

四个字反反复复的在他的脑子里回荡。

认命……

季明蕊见他脸色铁青,眼神中闪过一丝快意,添油加醋道,

“沈沉哥,女人看女人和男人看女人角度是不一样的,你把叶以澜当个宝,其实可能并不知道她私下是什么样,我也是替你感到不值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话,便听到‘呲’的一道声音,

循声望去,沈沉的双手压在设计图纸上,双手手背青筋暴起,逐渐攥起边角,导致整个设计图贴着桌面从中间部分开始往两边撕裂。

她面色一僵,“沈沉哥……”

“滚……”

冰冷的一个字从他嘴里吐出,让季明蕊如置冰窖,浑身一抖差点拿不稳手机。

她从未见过如此阴沉的沈沉。

季明蕊离开后,设计图纸在沈沉的手中撕成碎片,纷纷扬扬从半空中落下,夹杂着他的愤怒,雪花一样的纸片落满了书案。

他攥紧了手指,念及刚刚佣人送来的东西,眼中闪过一抹寒光。


未完待续……

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继续阅读哦~~~

(声明:小说我们会定期删文哦,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好原文链接或二维码方便下次阅读哦,谢谢大家!)

发表